妻子撸av中文字幕_草榴社区最新地址发布页_哥哥妹妹天天射夜夜撸_亚洲青色夜夜撸av淘宝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chiemba.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二十章 红颜知己

时间:2018-05-15 潘莉这个绝色小老婆实在太迷人了,老天对她来说真的很偏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的流逝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相反的,跟了我这么久,她身上更具有成熟女人的丰韵和性感。一张俏丽动人的脸蛋儿,总是带着甜甜的笑,丹凤大眼睛很是漂亮,俏俏地向上挑着,弯弯的眉毛像细细的下弦月,细细的腰身很苗条,挺挺的屁股,从后面看过去总让人产生慾望的冲动。丰满的乳房遮掩在薄薄的黑纱衬衣里,好像不甘寂寞的要跳出来,让人看了总想解开碍事的衬衣,能好好的爽一下,才算是真正的快乐。再加上丝袜美脚配上那双金属跟的细高跟鞋,实在是个撩情起性的大尤物啊!
  表面上莉儿是个规规矩矩的白领女士,但在暗地里,她是我的私人禁脔,真正的全方位为我服务的二奶小婆。但我实在太爱这个心肝儿了,不仅赏心悦目,更可以妩媚销魂,越弄越想弄,要不是才干了这匹俏马子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真想再次提枪上马呢!
  有些疲惫的我,深情地看着身边的莉儿,思绪缓缓飘散开来。这个癡心于我的大美人儿是带着纯洁而美丽的身体离开神圣而优雅的校园,离开了父母的教诲,走进了複杂纷扰的社会。大部分人的生活是平淡的,但平淡的生活并不意味着没有故事发生。这是一个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世界,在江大MBA班上一次偶然的相遇就改变了她的一生,也彻底改变了我,虽然从表面上看我还是那么放浪不羁,但内心总感觉自己像飘在天上的风筝,飘得再高飞得再远,心里总多了一丝牵挂和忌讳。
  当潘莉这只妩媚动人的美丽蝴蝶招摇于城市的天空时,总能吸引着一双双好色的眼睛,不管到哪里都似乎是众多男人渴望得到的宠物,但她真正打动我的却不只是打眼靓丽的外在,而在于她有文化有品味还有自强不息的事业心,更在于我们两人独处时她是在缄默中蕴含着恭顺和迁就、温柔和慈悲。
  她伴随着我的人生起舞,兼有美丽与温柔,兼任着情人与老婆的角色,如此鲜明对立又模糊地存在,令人错愕不已。她永远都是那么漂亮得体,把自己收拾的光鲜亮丽绝不在我面前露出邋遢相,一张仔细化过妆的俏脸和打扮入时的套装,缓缓走来时高跟鞋格格地响着。
  有时她一脸的撒娇,还要我哄着逗着呢!而有时她来到我身边时,脸上始终挂着缠绵的笑意,很贤慧、很真心、很有信心的感觉,教我无论面对什么困苦艰难,都觉得有她陪着可以安下心来的那种。
  身上结合了这么多的优点,却难以找到一丝丝缺点,天仙化人的她,身上展现出来的一切,似乎都在表明她真的不应该属于这个凡世。有次我和雯丽谈到这种感受时,她破天荒地没有吃醋,而是大度中有些俏皮地看着我,嘴里冒出了那句老生常谈:「哎,白秋,难道你忘记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吗?」想了想,雯丽此言正符合我当时的心境啊!
  「莉儿,你到底爱我什么呢?」虽然我已经吃定了她,但总是弄不明白这朵鲜花内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即使相处这么久了,都总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白秋我的冤家,书上说潇洒而富有内涵的成熟男人永远是年轻女子喜欢的对像,我其实并不知道怎么确切地评价你,说真的,你常夸我是仙女,但我觉得你才真是天地间一个神仙呢!」潘莉也陷入了思考之中,轻蹙柳眉别有一番动人风韵。
  「心肝儿,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将仙女搂在怀里,用手轻轻抬起她的俏脸问着。「没内涵的时候像个小混混、小瘪三,有内涵的时候又深不可测让别人害怕,真让人有些弄不明白你。」莉儿这番发自内心的感慨让我也笑了起来。「你有时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有时又像个很有城府的领袖般人物,甚至有的时候还像个能掐会算、未卜先知的神仙呢!」
  「潇洒而富有内涵吧,这一点也许适合我,但成熟就有些说不上了。」我温柔地搂紧了心中的女神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一下,她也被我的柔情打动,妩媚的眼风让我魂销。「但我亲爱的莉儿你放心,你的白秋知道自己的缺点,正在走向成熟,你喜欢我成熟起来吗,我亲爱的潘莉小姐?」
  「白秋,我当然喜欢你成熟起来,但不成熟也同样有不成熟的魅力啊!」莉儿温柔地歎息一声,我笑着问:「情人眼里出西施,对吧?」莉儿当然是一点头的认同了。
  「白秋,我想问个傻问题好吗?」我其实也很想看看莉儿犯傻的样子,笑着表示允许。莉儿抬起了头,很认真地用美丽的丹凤大眼盯着我看,似乎想看透我的心思。「白秋,说老实话,你到底觉得一个成功男人这辈子应该有几个女人才算够呢?」
  听莉儿这么问,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但很快被她那郑重的眼神打动了,想了想很认真地说着:「虽然男人永远不嫌多,女人永远嫌不够。但我想一个所谓的成功男人,一生中至少要拥有四个女人吧:温柔贤淑的妻,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浪漫美艳的情妇,性感的一夜情人。」
  我的话其实只说了一半,还有另一半埋在了心底,莉儿虽然死心塌地地爱着我,但我明白两人还是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感才对。从我内心来讲,我的女人其实分得很清楚,娶妻则是为了传宗接代,姨太太是用来玩弄享乐的,纳妾收丫头是为了服侍自己的,而莉儿则是我的红颜知己,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远都是是唯一的。
  「我能给你一个家,却不能给你一个丈夫。」每次我和潘莉在一起的时候心里都充满了歉疚的感觉,有情意有缘分但我们一直就是有实无名的小夫妻。「儘管妻子这一称谓神圣不可侵犯,但对你们男人来说,情妇小老婆却永远甜蜜得多吧。」身边丽人轻轻抚摸着我的头髮,在我耳边温柔地说:「白秋,你别想太多好不好,有时后我真希望能像个真正的仙女一样彻底迷住你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有些苦笑地不解其意:「为什么呢?」「轻鬆一下心情嘛,别老自己惩罚自己好不好?」潘莉深情地看了我一眼:「雯丽姐是个好女人。」「呃?怎么说?」我倒是想知道潘莉为何做如是想。
  「一个女人能够在最青春灿烂的时候不求名分的跟着一个男人,她一定非常地爱你。」她斟酌字句地表述着自己发自内心的看法:「男女之情有的是轰轰烈烈,像烟火一样的灿烂美丽,有的则是平淡平实,像细水一样的长流,人相处久了是会有感情的,你和雯丽姐相处了那么久,你们的感情因为时日渐久而滋长增厚,我衷心祝福你们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
  「她的确是非常的爱我。但你也不是一样么?」我深情地看着潘莉,但莉儿却是一脸的决然。「白秋,你听我说,我心里有你的爱,有了这份爱就可以让我的人生丰美满盈了。我还是希望看到你和雯丽姐有个好结果,我是女人,我明白一个女人对爱情、对她的男人的那份热切拥有。雯丽姐快三十岁了吧,这个适婚的年龄应该十分渴望一个家,一个属于她和你的孩子……。」
  看着我有些沉默不语心事很重的样子,潘莉接着说:「也许是天生命苦,我这辈子都在给人当情妇、当小老婆,见惯了悲欢离合,也渐渐懂得人世的无奈半点不由人,彩云易散,恩宠难固。是非成败谁判定?情真爱怨又由谁说清?而故事一直在这个世界上你方唱罢我等场得不停上演着,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人生的谢幕在哪里呢?白秋,我谢幕的时候你会陪着我吗?」
  我见莉儿说得有些凄凉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发酸起来,连忙按住她的小嘴止住了她:「别说这些好不好,莉儿,我们今生今世、来生来世都在一起,永不分开的,再别说那些傻话了,让人听了难受。来吧,让爷拥着你,我们这对鸳鸯好好交颈睡一觉,醒来时心情自然就好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一摸身边却摸了个空,睁开眼睛一看,看见的是玲玉和香萍的两张关切的俏脸,问到莉儿的去向,玲玉说走了有一会儿了,说是手机响了接了个电话就走了。玲玉问我要不要去个电话问问,我看着她们笑了笑要摇了摇头,然后将靠在床边的这两名丽人直接拉上了床。
  刚操过潘莉的大鸡巴上还粘粘糊糊地带着几许腥臊,早就想找个美女什么的马趴在胯下张开嘴巴给我舔含乾净。其实就算潘莉愿意张开小嘴服侍我,心中总有一些不忍,毕竟不想太让我这个聪明能干、绝色高雅的二奶受委屈了。而身边现成的苏香萍身着紫色女佣服、白色小围裙和超短裙,紧窄的衣袂将全身包裹得玲珑突显,惹火的身材顿使人不由得连连叫好。这个被我收了房的丫头平日里就花枝招展、娇柔妩媚,双十芳华、粉面桃腮、媚艳无比,再加上长腿动人、打扮俏丽、惹火挑逗,而且早被我奸得服服帖帖的。
  虽然她一脸害羞幽怨的眼神,但终于还是被强将美人头儿给按了下去,撬开她的小嘴就给她干了进去,连玉凤这样的都市时髦女郎和她的主子玲玉这些有几分傲气的美女都被我治得并跪胯下低头为我吹,张开腿让我日,穿着美艳撩情的丝袜高跟鞋为我脚淫,她虽然羞涩难当,但更是没什么好说的。
  但说真的,羞答答的香萍用嘴含着鸡巴,这妞儿虽「口艺」不精,但那一付羞吃鸡巴相,加上一条嫩舌头在下面舔弄伺候着,倒也令我大觉受用。
  而一袭深紫色的薄纱礼服长裙秀色可餐的甜歌星,低胸露背,性感万分。高高的裙摆露出淡紫色几乎全透明的丝袜美腿和美脚上一双细带黑色性感高跟凉鞋,丝袜高跟鞋的迷人风采霎时令我有惊艳之感。刚才及地的薄纱长裙掩映下,美腿秀足若隐若现。此时,这个性感女神则被我乾脆弄上了床,含羞带怨地抬着一双丝袜美腿,翘着性感诱人的高跟鞋送到眼前任我品评玩赏。
  玲玉这双被高跟鞋和薄丝袜「保护」着的美脚、美腿,显得也是那么漂亮、那么诱人,接近于透明的淡紫色水晶丝光长袜包裹着几乎完全暴露在外的双腿,那只裹在透明丝袜下的腿,雪白圆润而修长。丰满圆润的大腿闪着光泽,纤细的小腿结实笔直,扣着鞋带的脚腕很美,更突出了腿部的线条。
  美脚上是一双细带黑色性感高跟凉鞋,这双鞋是崭新的,大概以前连穿都没穿过,好似一尘不染,一点儿也不髒。高跟鞋是黑色珠光革的,显得很是水灵,几条性感的细带交叉缠绕着她雪白粉嫩的脚背脚踝,样式属于很经典的那种,在简单中蕴含着不凡的风韵。而正十厘米高的细跟,末端的粗细也就是一公分左右,尖尖地骚韵悠长的感觉。
  我慢慢将甜歌星这对绝美的高跟浪蹄捧在手心,慢慢地品评着、亲吻着,闻着舔着,玲玉羞红了脸蛋任我轻薄,香萍则伏在胯下用心品含伺候着……。
  自古以来,男人的那话儿就时常是许多弱女子的梦魇。男性不但尽一己所能软硬兼施地要攻佔女人私处,甚至在文明产生,掌握了法律政治等权力之后,更将所有女性纳为一己之玩物。古代中国和阿拉伯后宫便不必说,瞧瞧我们尾大的隋炀帝杨广先生,不但有满满的后宫,还有全国各地的无数离宫,服侍他一个人的美女总数据称达十五万以上;这是目前深林古今中外历史之中听到过最多的数目。帝王这么幸福,普通男人也一同沾光,只要有钱,也可以有三妻四妾,搞的女人越多越能傲视群伦。
  还是美女好啊,人生在世,不过「风流」二字。君不见早已有民谚将「小车、别墅、美女、叭儿狗」列为九十年代成功男人的新「四大件」~~妇女解放了40多年,到今日美女竟又和叭儿狗并列,成了男人们社会地位和财富的像征,但如果同样作为男人们豢养玩弄的宠物,美女的滋味比起叭儿狗可就长太多了呢!
  好在雯丽这个内定的妻子还算「开明」,默认老子胡天胡地地养妾收小,加上温柔可人且有「旺夫」之相的二奶潘莉也懒得管我的闲事,许多漂亮女人就像天上飞的凤凰,或是因为好奇或是被我的财势诱惑,在我身边盘旋飞翔,很快就被我一枪命中,成了床上的肉凤凰,被老子拔毛、剥皮、抽筋,成了任意消遣玩弄的一块块美肉,就这么着「包妹」「小婆」收了一大堆在屋里搁着。
  回想自己一路走来,飞黄腾达以后现在是有钱有势,在整个飞龙厂欺男霸女,谁敢说个「不」字啊。手下的女人都服服帖帖的任我欺辱,见的摸的多了,就不当回事儿,遇着风骚艳丽像月琴、谢娟什么的就强行奸弄,被奸了的又没脸说出去,这样多次得手,再加上龙丸为虎作伥,因此更是气焰嚣张、胆大包天。不过我党有「三光书记」,即「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而自己仅仅是单光而已,看来我党的「先进性」在各个方面都有体现,实在是不容置疑啊!
  我上次在招聘玉凤的时候,广告上对女员工的要求是23岁以下、未婚。这种不正常的用工方式,正表明我在聘用女员工时便已有了那么一些不便公之于世的想法,就是将自己公司工作的所有年青貌美小姐们视之为情妇或权钱交易中的特殊供品的预备队伍。
  像玉凤、谢娟、虹媛这些漂亮的年轻女子即便在公司里做「白领丽人」,比起春花、仙娇她们地位的稍高一筹,但也只是作为摆设的花瓶,其价值更多的是体现在作为我的情人和候补情人上面。这些小姐们一旦被我「收」了后,大多数只会「用青春赌明天」,将她们的未来全繫于我这个她们共同的「老公」对她们的情意或运气了。
  而胯下这个苏香萍,本来生得水灵水秀,被我弄到卧龙先是美美挟奸一次,后又在飞龙多次复奸,再下药套翻,女孩子孤单单地哪里经得起我的毒手,没两下就被收房做了贴身服务员,其实就是通房丫头了。
  不过,在我看来身边有个情妇是一种「有身份、有气派」的标誌,情妇更像是战利品,越多越好。随着社会商品化的发展和道德观念的改变,人性中真正意义上的「情」越来越淡化,有的女性越来越不顾及人格的价值而把自己当成商品,为了满足对金钱的贪慾而心甘情愿把自己当成男人的附属品甚至玩弄物。在彼此的交易中,我这样的成功男人得到的是感官上的刺激和精神上的愉悦,而情妇们则从我这里得到钱财和虚荣心的满足。
  情妇这一职业群体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盘子好条子顺(脸蛋漂亮身材好)。」但仅有这点还远远不够,曾有好事者总结了做情妇的「十项注意」,可谓如何成为一个优秀情妇的「葵花宝典」:1。要会撒娇;2。要能装聋作哑;3。要能容忍有耐心;4。要有钱;5。要知足认命;6。要懂得自我消遣;7。要预留生路与活路;8要有危机意识;9。不要名分;10。不要孩子。
  综观近10年来情妇职业的发展,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上个世纪90年代初涌向沿海城市的漂亮村姑,渐渐被各省会城市大中专院校的靓丽女生所取代。有知识、有气质的情妇,成为众多像我这样成功男人们的新宠。我也在玩情妇的道路上从量变到质变,有了昇华和提高,从厂里的女工走到现在玩歌星睡舞后的境地了。
  古人云:「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可惜,执迷不悟的我此时那里有这样的高瞻远瞩啊!
  玲玉一双粉腿浪蹄被我里里外外摸舔亲吻了个遍,长着两只勾魂的妙目儿一张销魂甜嘴儿的香萍姑娘一展口技吹含了半天,我的兴致也逐渐高昂起来,香萍这小丫头虽然面嫩,但这么些日子早被我调教得低头顺脑的,在我的全盘控制下听我的指挥:「香萍我儿,来,我的小甜心儿,你一面向爷抛媚眼儿,一面吃爷的大鸡巴,这样才爽啊!」
  如此只迫得香萍羞含着,一面捏我表示不依。我很满足于她的玩弄与挑逗。我的阴茎既粗又长,一捅进去,香萍的樱桃小嘴一时之间,连转舌磨齿的空间都没有了。而且她只要稍稍想做吸吮的动作,阳具就好像快要撑顶到她的喉头了。
  不过香萍这个小甜妹子的这张樱桃小口对我而言,却是极品中的极品。美女的嫩逼是可以撑大的,而樱桃小口是撑不大的。没多久,我的阴茎不仅翘长,而且更坚硬无比。我抓起香萍的头髮要她脱口:「啧」的一声,香萍吐出了大鸡巴头子,媚眼勾了勾,勾得我低声道:「好浪货!」
  我让香萍时而用舌尖舔舐着龟头和底下阴茎颈部,又时而张口吞食,做整根的吸吮。香萍配合得很好,这种滋味简直是美极了。不过我的手也没闲着,弯下身来打开香萍制服短裙中的前扣奶罩,恣意地揉挤她那罩杯里圆润结实的双峰。
  「喔……」被挑逗后的香萍,吸吮起来更为卖力。不过此时我却拉出了阳具,转而深埋在香萍的乳沟中,然后用双手将双峰向中间推挤。这样一来,两人都同时有了快感。「啊……」热棒在胸前燃烧的感觉,香萍第一次尝到。每推挤一次,她便感到双峰更加地肿胀挺翘。这时我又用手指捏玩她的乳头,使快感得到加倍的刺激。
  说实话,我对潘莉还是挺爱惜的,这个又懂事又温柔又甜又媚的绝色二奶,实在是我心尖尖上的肉儿,她的玉体身上三味,我还是小嘴儿、浪逼儿上招呼得多,而小屁眼儿就弄得少了,不是不想弄,而是捨不得弄啊!这么绝妙的女人儿,珍稀资源还是要多爱护的。当然只要自己想崩女人的屁眼儿,有的是漂亮风骚妩媚的姨太太、小蜜艳妾还有丫头女佣等着自己操干的,也不缺这一口来着。
  而眼下,胯下这小尤物就不用多说了,身边闲着的秀色可餐的甜歌星姨太太玲玉也引起了我的性趣,崩崩她的嫩屁眼儿,听听这气质出众的甜歌星在床上叫春有多么淫蕩动人,光想想我的心就怦怦地猛烈跳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