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撸av中文字幕_草榴社区最新地址发布页_哥哥妹妹天天射夜夜撸_亚洲青色夜夜撸av淘宝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chiemba.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8章

时间:2018-02-06 郑云天推开身上的女人,跑下楼冲出夜总会,自己的越野也不敢开了,随手载了一部出租车。
  「到翠竹路法院宿舍……」
  郑云天体内药力并未全散,眼前的东西有点混乱,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场合,好在定力好,没有做错事。
  郑云天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他轻轻开门,进了卧室,见妻子静卧床上,也不知是否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逕自取了一些乾净内衣裤到浴室中,将身上的汗水酒气尽量沖净。
  洗罢回到卧室,柔和的灯光下妻子背向他侧卧着,一动不动。他像个做了亏心事的小孩,轻轻上了床,不敢惊动床上的妻子。仰望着天花板,他长出了一口气,夜总会的那一幕不时浮现眼前。
  身体里药力的余威还在作用,想到那夜总会小姐性感的娇躯,身体还真有点反应,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遇上那种事,对他来说既新鲜又剌激。
  云天侧头看了下旁边的爱妻,韩冰虹背向着他侧卧,两条洁白的玉臂裸露在外,雪白丰腴的大腿随意伸展着,诱人的丰臀剌激着云天的视觉。
  郑云天嚥了口口水,本来今晚是要和爱妻行鱼水之欢,想不到搞这样子,不知道妻子是否生气了。他微微侧过身体对着妻子的后背,雄起的下体若即若离轻轻磨擦着女人突出的臀部,他想用这种方式试探对方是否已经真的睡着了,如果韩冰虹真的睡着了是不会有感觉的,如果她是在装睡的话迟早受不了这种狡猾的捉弄。
  其实韩冰虹并没有入睡,但她对丈夫的晚归感到不满,便故意用这种方式进行无声的抗议。敏感的臀部能感受到男人的蠢蠢欲动,云天慢慢地把脸靠近女人的耳旁,享受着迷人的体香,故意将热气轻轻地呼在对方耳根上。
  「讨厌……' 韩冰虹慢慢受不了,由于骚痒身体忍不住动了起来,云天确定妻子是在装睡后,开始大胆地轻吻起对方瓷白的项颈。
  「嗯……」韩冰虹忍不住嘤咛,那种腻腻的声音激励着云天,他开始不再顾忌地轻吻女人的耳珠,硬梆梆的肉棒顶在妻子肥美的臀上。
  「虹……我爱你……」云天边吻边呓语,一只手开始抚摸妙曼的玉体。
  「唔……」韩冰虹终于装不下去了,在心里「嗤」地笑了出来,「唔唔……干什么嘛……」韩冰虹装出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嘟哝着。
  「干……干你啊……」郑云天藉着体内残余的药力不再顾忌,粗鲁的言语有时能激发淫性,尤其是对平时端庄正派的妻子。
  「去你的……」韩冰虹娇羞万分,抖了一下身子嗔道,身体轻轻的扭动也不知是在拒绝还是在诱惑男人。
  看到妻子娇羞艳丽的一面,郑云天心中充满爱意,是上天赐给他这样美艳的女人,如果有来世他还要眼前的女人做他的妻子。
  云天的手开始隔着睡裙握捏饱满弹性的丰乳,乳头在男人的剌激下变硬。郑云天压上女人的身体热吻妻子,韩冰虹终于放弃矜持张开檀口,娇柔滑腻的小舌头与丈夫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饥渴地对吸起来。
  云天的手伸进睡裙里直接握住玉乳大把大把的搓揉起来,一条腿镶入妻子的两条大腿间,四条腿顿时纠作一团再也分不出彼此。
  「啊……」深夜的卧房里春色无边,高贵的女法官在丈夫的耕犁下发出幸福的呻吟,性爱的雨露滋润着她身心。
  ……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帘间探入,韩冰虹含情望着仍在睡梦中的丈夫,手轻轻摩挲着男人健康发达的肌肤,享受着着迷人的男性气息,沉浸在昨夜的满足里。
  韩冰虹轻轻起身,洗漱后就到到厨房中準备早餐。
  在幸福的女人眼里世界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星期天是他们的家庭日,韩冰虹这几个星期来忙得一直没时间陪儿子,今天她打算一家人出去散散心。
  「妈妈,今天我们要去哪里玩……」亮亮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知道今天有什么节目。
  「你啊,快去洗脸漱口先……」
  「起床吃早餐了,大懒虫……」韩冰虹回到卧室。
  「唔…………」郑云天伸了个懒腰,皱着眉:「那么早……干什么啊……」
  「早?你忘了今天和孩子一起出去的……」韩冰虹掀开被子。
  郑云天慵懒的抓抓头,不得不听话地起来,想来他们一家人也真的很久不一起出去了。
  「早餐好不好吃……」韩冰虹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
  「好……」亮亮大声在回答。
  「今天让爸爸带我们上哪玩?」
  「唔……我要去东方乐园……' 亮亮想了想天真地说。
  「哈哈……」夫妻俩看着可爱的儿子开心地笑起来。
  「嘀嘀嘀……」快要吃完早餐时云天的手机响了。
  「喂……」云天一听,「……呵是吴副局长……这么早有什么事……」
  「呵……这样啊……」
  「谁啊?什么事……」韩冰虹问道。
  「哎…我们我副局长说要和我出去一趟,看来今天只能你和孩子去了……」
  「什么事啊,不能推开吗……」
  「哎…领导的吩咐,谁敢问那么多……我想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不好拒绝,吴副是我的老上级了,我以后还得靠他呢……」云天吃完回房里换衫。
  韩冰虹正在扫兴,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你好……」「姐啊,是我……今天休息啊?」电话那头传来一把响亮的女声。
  「你这家伙,那么早,又有什么新名堂……」韩冰虹一听是妹妹冰婵的声音没好气地说。
  韩冰婵是她最小的妹妹,第一军医大学毕业后在部队工作了几年,是个有军人作风的女军官,后来从部队里转业回到公安厅,由于她是医大毕业的高才生,又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公安厅二话没说就把她接收了,现在公安厅刑侦处技术二科,是个法医官。
  韩冰婵在部队锻炼过,作风硬朗凌历,颇有巾帼不让鬚眉之气,在公安系统里是个出名的大美人。
  「正好今天我也休息,想问问你有什么活动,烦死了……」电话里韩冰婵叫道。
  「你啊……是不是又和于波闹小姐脾气了……」韩冰虹一听就知这个妹妹是什么会事。
  「我才不呢……」电话里韩冰婵否认。
  「好了…你过来吧,反正今天你姐夫没空,你和我、亮亮一起出去吧,……要不要把于波叫上啊?」韩冰虹最后故意加了一句。
  「我才不管你叫不叫他……那一会我就过你那了……」韩冰婵爽快地挂了电话。
  冰虹笑了笑,放下电话,她是最了解这个妹妹的。
  那边郑云天已换好衣服準备出门,韩冰虹帮他整理衣领,「别像昨晚那样,玩到三更半夜才回来……」
  「服从指示……」郑云天吻了下妻子的香腮。
  「小心点啊……」
  夏季的日照就是充足,一大清早就是烈日当空。云天先坐出租到海市蜃楼取回他的座驾,那是单位配给他这名中层干部的低档国产车,只能代步,开到一些高档的场合真有点见不到人,得趁没人的时候才偷偷钻上去。
  郑云天上了车习惯地打开收音,边开边想昨晚的事,想着想着不禁瞟了一下仪表下的抽屉,里面装着卢总塞给他的一万元钱,他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心里总是有点虚,但想想这也算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啊,
  现在社会上不是有很多行业咨询一下也要收费吗?市场经济了,就得顺着潮流办事,这又不是受贿,我也没给人什么好处作交换……云天用各种借口给自己找理由。
  毕竟作为一个国家公务员,表面看起来很风光,但其实囊中羞涩之至,这是中国公务员的悲哀,这一万块钱算起来就是他大半年的工资了。不过他还是有点不踏实,也就没动那些钱,让它丢在那里。
  按照吴副局长的吩咐,郑云天开车到他家,然后坐吴副的专车出去。
  「今天带你去个好地方,认识几个朋友……」吴副局长边开车边对云天说。
  「什么地方,那么神秘……'
  「到了你就知,云天啊,你跟了我几年啦……」
  「五六年了吧……」
  「是啊,都跟了我这么久了,我这辈子算是交给安全事业了,这么多年了,你看我还是蹲在那个白鸽笼里,外面说得不错。抓手术刀的不如抓剃头刀的啊……」
  「局长你……」云天有点疑惑。
  车子开出市区直往郊外而去,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进入一片高档别墅区,里面树木掩映,环境幽静,好一个人居典範,一幢幢欧陆的风格的别墅,水鸟不时掠过湖面,完全生态概念的结构给人回归自然的感觉。
  「怎么样……不错吧?」吴副放慢车速。
  「真美啊……」
  「好,到了……」吴副停好车打开车门。
  云天钻出车子四周看看,和繁闹的市区相比,这里简直是世外桃园,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有如置身人间仙境。
  「进去吧……」在吴副的带路下云天跟着进了一间别墅,侍者看了看吴副出示的东西便让他进去了。吴副对这里倒很熟悉,逕直上了二楼,在一间房子前停下用手敲敲门。
  「请进……」
  吴副推门而入,云天也跟着走了进去。
  「彭老闆……」吴副打了一下招呼也不上前握手,显然他和这位彭老闆已经很熟了。
  「这位是我们郑处长,国安局的精英……」吴副向彭老闆介绍郑云天。
  「果然是一表人才,吴局长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哈哈……」彭老闆笑道。
  「彭老闆你好……」郑云天上前与之握手。
  「彭老闆是我的老朋友啦,云天你不必拘束,以后有机会和彭老闆多交流交流,他可是个无所不通的财神爷啊……哈哈……」吴副笑着说。
  「哈哈……」
  几个人聊了一会,彭老闆建议让云天熟悉熟悉这里,
  吴副对云天说,做人不仅要学会拼博,还要学会处世,还有享受,人生几十年,就那么会事,不要等到老了才糊里糊涂地说白活了。
  彭老闆和他的手下名叫「光头」的人带路下了楼,回到地下,左转右转进了里面的花园,在一暗处,彭老闆打开一个机关,只见石山伪装的门一下打开了,云天四下看看跟着众人走了入去。因为有吴副局长在,他感到没什么可担心的,他太相信这位领导了。